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青岛反洗钱研究工作室

反洗钱理论与实务研究的平台 志趣相投者的舞台

 
 
 

日志

 
 

强化互联网金融反洗钱监管  

2016-10-25 21:36:16|  分类: 综合类反洗钱文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强化互联网金融反洗钱监管
来源:金融时报 作者:刘哲 荀雨杰 魏云良 发布日期:2015-09-28 08:40

  随着我国互联网金融从2013年的蓬勃兴起,到2014年的“异军突起”,互联网金融经历了电子商务、网上银行、第三方支付阶段后,已快速深入到资金融通这一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基本核心。在行业规范和监管法规尚未跟进确立的特殊时期,该行业仍存在着诸多政策和法律风险,特别是互联网金融的洗钱风险,必须引起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反洗钱监管的实施亟待快速到位。 
  洗钱风险 
  互联网金融作为新生事物和新兴业态,除具有其内在机理的独特性外,其本质仍属金融。洗钱犯罪利用金融体系隐藏资金来源和隐匿资金去向,无外乎在金融体系资金结算和资产管理两类业务环节寻求动作。我国互联网金融作为目前极速发展且又极度缺乏相关法律配套的行业,其成为洗钱渠道的潜在风险很大,互联网金融业态较具代表性的几类业务模式风险更为突出。 
  (一)股权众筹融资。主要是通过股权众筹融资中介机构平台,利用团购预购形式向网友募集项目资金进行公开小额股权融资。众筹平台运作模式是需求资金的个人或团队,将他们的独立创意及项目策划交付众筹平台,经过相关审核便可在互联网网站或其他的电子媒介建立属于自己的页面,向公众推介项目,争取关注和资金支持。目前国内众筹融资主要是创业企业、艺术家及个人对产品或作品的预售,众筹融资运作中,潜在着虚拟及虚假的投资、购买、融资、售卖表象下的洗钱风险。 
  (二)网络借贷。包括个体网络借贷(P2P)和网络小额贷款。P2P网贷是通过第三方互联网平台进行资金借贷匹配实现的直接借贷,属于民间借贷范畴,受合同法、民法通则等法律法规规范,其一种是纯线上模式,不结合线下审核;一种是线上线下结合模式,线上提交线下审核。网络小额贷款是互联网企业通过其控制的小额贷款公司,利用互联网向客户提供的小额贷款。P2P网贷中平台仅起到信息中介作用,资金则通过平台托管账户交易,托管账户割裂了资金交易过程。洗钱分子可能利用P2P平台的网络分散性隐匿资金流向,也可能通过一个平台或几个平台将大额赃款变成若干小额借贷资金,还可能自借自贷进行洗钱,收回后转变为合法财产。 
  (三)第三方支付。主要是具备一定实力和信誉保障的非银行机构,借助IT及计算机和信息安全技术,在与各大银行签约的基础上,在用户与银行支付结算系统间建立连接的电子支付模式,是一种依托互联网发出支付指令、转移货币资金的服务。按照人民银行《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界定,第三方支付担当了收、付款人的支付中介。由于这一模式中支付与交易相分离,洗钱分子可能设计虚构交易、重复买卖虚拟商品或服务,混淆资金的来源与流向,也可能将非法资金在银行与第三方支付机构间反复划转,切断资金流转线索,模糊资金性质,达成洗钱目的。 
  (四)互联网金融产品销售。包括互联网保险、互联网基金销售、互联网信托和互联网消费金融等,是将线下金融产品的销售端移到互联网平台上运营。线上用户注册、开户、交易所需要的个人信息以及身份证扫描电子版,互联网平台均无法核实,平台对客户身份识别形同虚设。洗钱分子可能冒用他人身份资料或者伪造变造身份资料开立账户,持有有效金融资产。也可能一人注册多个账户,将非法所得分散整合后合法持有。如若互联网平台属于代理销售机构,则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履行将涉及多个主体,必将进一步放大反洗钱风险。 
  监管难点 
  我国对互联网金融的发展与实践尚处于“观察期”,对互联网行业从事金融业务的监管仍未按国家的反洗钱法律体系实施分业、分工监管。除金融机构传统线下业务上线开展仍遵守线下金融业的反洗钱监管规定外,互联网行业开办的金融业务仍游离于法律的边缘,反洗钱的职责制度、反洗钱的法定义务、反洗钱的应用系统基本处于空白,对其反洗钱监管依然缺乏执法的支撑点和实施的切入点。 
  (一)专项立法总体滞后,缺乏行业监管法律依据。现行反洗钱监管框架是针对线下传统金融业务构建的,对于目前迅速发展的互联网线上金融业务没有监管约束,各类反洗钱法律法规仍然缺位。2010年央行发布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2015年央行等十部委发布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还不能作为互联网金融监管的专项法规,尤其后者作为总体指引实质上是互联网行业的“基本法”,只从行业管理角度划定了部门监管职责,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反洗钱监管仍缺乏法律定位。 
  (二)未建联网核查链接,客户身份识别难以执行。互联网金融创新性强,业务模式演进快,网络环境中用户“身份基本信息”核查带有注册性质,已经去功能化。由于网络平台没有完善的客户身份识别体系,未通过人民银行联网核查公民身份信息系统进行核查,客户身份识别、持续识别、重新识别、风险等级划分等很难执行。互联网金融用户在线借贷、购买金融产品或划转资金款项形成的大数据金融交易,很容易混迹洗钱分子的犯罪动机诱发洗钱风险。 
  (三)网络支付流程碎片化,交易记录保存不完整。互联网金融改变了传统金融一对一的业务流程,中介通道加长、机构环节增多,每一笔交易的完成,均需要发卡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网络运营机构、金融代理机构等环节的介入,支付流程碎片化导致了交易信息和客户身份信息的割裂。目前互联网金融机构基本无法完整提供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信息,难以保证能够还原重现每项交易情况,这无疑为反洗钱监测分析、调查取证、案件查处的开展增加了难度。 
  (四)缺乏交易甄别抓取系统,可疑交易无从发现。传统金融机构按照人民银行《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内部均建立了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制度和操作规程,在其业务管理系统中设置反洗钱系统,甄别抓取客户的资金汇兑、信托投资、理财产品、买入保险等可疑交易,并向中国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报告。我国目前针对互联网金融行业的非金融从业机构,尚未建立可疑交易报告制度,这些机构尚未运用跟踪监测比对系统,履行相应的反洗钱义务,反洗钱监管部门在进行可疑交易追踪的时候出现资金链不连续的现象,筛查可疑交易线索,无异于大海捞针,绝非易事。 
  (五)交易时空无限放大,资金流向风控难以追踪。互联网金融交易突破了时间空间限制,交易不受地域约束,资金能够实时转移,流向线索容易切断,其行业独具的特征极易为洗钱分子逃避监管打击提供便利。不法分子可以通过互联网短时间内快速多笔转移资金、或者在多个账户间多次频繁划转、或者频繁更换交易对象多次存取,通过无限放大交易时间和地域,人为割裂资金链条,隐匿资金流向,较之传统金融,网络交易的洗钱风险更难追踪和控制。 
  监管对策 
  互联网金融作为新兴业态,在“互联网+”的助力中,必将对传统金融组织体系和服务功能产生划时代的深刻影响。国家政策在推动这一新生事物健康发展中,行业管理部门同时也要注意研究其业态伴生的风险隐患,尤其是依附新型金融模式渠道进行洗钱犯罪的风险,必须引起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要结合互联网金融有别于线下金融的特性和其机理仍为金融的属性,针对互联网金融线上特征制定反洗钱监管对策。 
  (一)加快互联网金融反洗钱立法。我国2007年颁布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和同步配套施行的《金融机构反洗钱规定》,关于履行反洗钱义务主体、反洗钱监管责任主体的设定,已经不能涵盖目前互联网金融行业。互联网金融业态涉及行业领域和业务边界的扩大,业界的义务主体、监管责任、管理分工也随之发生了变化,现行的法律法规已经表现出明显的不适用,国家应尽快制定颁布新的“互联网金融反洗钱法”,修订实施相关的反洗钱监管法规。 
  (二)建立互联网金融反洗钱体系。要按照《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严格对相关行业从事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准入管理。坚持“风险为本原则”,将第三方支付、P2P网贷平台、电信运营商等涉及互联网金融的从业机构纳入监管范畴,建立互联网金融参与主体的反洗钱制度体系,明确各行业应当履行的反洗钱法定义务,严格线上业务管理,禁止进行非支付类产品非法在线转账支付,防止各类互联网金融账户演变为洗钱分子利用的“过渡账户”。 
  (三)实施系统化的反洗钱监管模式。针对互联网金融的特点和洗钱资金频繁跨行流转的特性,为确保反洗钱监管有效涵盖互联网金融各行业、各环节,互联网金融反洗钱监管应创新设计不同于传统金融分业监管的模式,通过网络实现互联网金融各义务主体间的无缝衔接。根据不同风险等级的客户特点和账户属性,设置线上交易单日限额、单笔限额、跨境限额,将资金流与信息流匹配管控。依据相关法规,实行反洗钱线上统一监管,保证线上金融与线下金融间不出现反洗钱“真空地带”。 
  (四)加强互联网金融反洗钱技能建设。针对互联网金融行业从业机构多、中介环节复杂、业务流量巨大的特征,反洗钱监管手段和技能应适时跟进。应依托IT、互联网、云计算等现代化工具,利用互联网金融机构良好的技术基础,建立新型的在线反洗钱监测系统,运用大数据技术进行网络交易监控识别,开发智能化数字认证技术,对交易确认介质交叉认证,对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自动设置识别参数、甄别比对、智能分析, 并与反洗钱监测分析中心联网对接,及时报告追踪洗钱线索。 
  (五)推进多元化的反洗钱协作监管。互联网金融反洗钱监管已经超越了传统金融领域的范畴,空间、时间、主体、中介已呈多元化态势,已成为多行业、多领域,广泛参与、互相配合的社会综合性工作。人民银行作为国家反洗钱行政主管部门,应组织加强“一行三会”间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的协作监管;建立与电信、互联网管理部门以及公安、工商等的协作机制,组建国家互联网金融协会,推动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提供账户管理、征信管理、组织机构代码管理信息资源,为互联网金融机构采集相关资信、识别客户身份搭建基础信息平台。 
  (六)积极开展互联网金融反洗钱国际合作。洗钱犯罪利用金融渠道,早已从区域化演进为国际化,并且依托互联网金融的便捷性、匿名性,已经呈现了更加隐蔽、更加多样、更加复杂的特点。2007年我国成为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的正式成员,我国对外反洗钱交流的范围扩大。依据《反洗钱法》规定,人民银行代表国家政府与国际组织开展反洗钱合作,进一步拓展了我国与国际和地区间的反洗钱信息交流、信息分析和资源共享渠道。借鉴国际经验加强国内反洗钱监管,特别是对新兴的互联网金融反洗钱监管,打击地区和跨国洗钱犯罪,意义尤为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